【學習時報】姬亞平:我國古代的“行政訴訟”
【學習時報】姬亞平:我國古代的“行政訴訟”
2019年06月26日 學習時報 姬亞平 提示:全文字,閱讀需要分鐘
關注西法大官網
微信
微博
Qzone
復制網址
打印
閱讀

核心閱讀

中國古代雖然沒有近現代意義上的行政訴訟制度,但延續千年的以“民告官”為主要特征的中國傳統法律文化,是包括行政訴訟制度在內的當代司法體制的重要淵源。這一傳統體現在“為民申冤”的直訴制度、“便民告官”的越訴制度、“以上制下”的申控制度、“從嚴治吏”的監察制度等方面。

一般認為,行政訴訟制度是現代民主和憲政的產物,我國古代不存在行政訴訟。但是如果用行政訴訟的基本特征——“民告官”來衡量,中國古代是存在行政訴訟的形式的,且與現代行政訴訟有許多相通之處。

“民告官”的制度類型

歷朝歷代的統治者為了緩和階級矛盾,維護其政權穩定,建立了多種救濟制度來體恤百姓,安撫民生,防范并制止各級官員濫用權力。其中,符合“民告官”基本特征的具體制度主要有五項。

采風。就是國家統治者派專人負責到民間采集四方風俗善惡,代語歌謠的活動。通過采風,統治者可以觀政之清明,官之清廉,同時也是國家提供的救濟人民權益的最原始途徑。《左傳·襄公十四年》引《夏書》云:“每歲孟春,遒人以木鐸徇于路,官師相規,工執藝事以諫。其或不恭,邦有常刑。”說的是周代曾設置“遒人”之官,其職責是敲打木鐸于鄉間道路,聽取人民的呼聲,征求人民的意見。春秋時代,管仲在齊國創造了“問事”的制度:“問人之所害于鄉里者何物也?”“除人害者幾何矣?”“問刑論有常以行不可改也,今其事之久留也何若?”這實際上是統治者在直接聽取人民控訴申告。

直訴。是指在個別案情重大和冤抑難申的情況下,人民可超越一般的訴訟管轄和訴訟程序,直接向最高統治者申訴的制度。從表面上看,這種制度僅僅是允許當事人越級訴訟,但從案件性質上看,往往是民告官案件,因為一般的民事糾紛和刑事案件是無需最高統治者親自處理的,只有民告官的案件在地方上是很難討得公道的,法律才特設此道。直訴制度起源于周朝的路鼓制度。所謂路鼓,即“建路鼓于大寢之門外而掌其政,以待達窮者與遽令,聞鼓聲,則速逆御仆與御庶子”。唐朝的直訴制度則更為具體。《唐律·斗訟》曰:“即邀車駕及撾登聞鼓,若上表訴,而主司不即受者,加罪一等。”此后,宋元明清,都有直訴制度,而且愈加完善。通過直訴途徑,最高統治者能夠發現冤假錯案,發現官吏為非作歹,通過對錯案的糾正,對受害當事人進行救濟,進而達到政通人和的目的。

越訴。即越級申告控訴,越過本司本管官員進行控訴。越訴因嚴重擾亂司法秩序,歷代都嚴行禁止。但是,為了保護人民的正當權益,防止基層官吏濫用權力、堵塞訟路,古代中國歷代王朝曾作出了許多例外的規定。表面上看它僅是一種訴訟程序制度,實際上這些規定目的在于提供行政救濟的功能。宋律規定,司法機關對于瀆職行為,當事人可以越訴。為了革除弊端,整飭吏治,南宋統治者一方面設立“民事被罪法”,重處官吏額外講求、肆意科配的行為。另一方面增置越訴之法,擴大百姓的訴訟權利,以越訴悅百姓之心,從而達到寬恤民力、恢復生產、鞏固政權的目的。以后的明清時代,均有類似制度。明代規定“若告本縣官吏,則發該府;若告本府官吏,則發布政司;若告布政司官吏,則發按察司”。清代規定“凡在外州縣有事款干礙本官不便控告,……上司官方許受理”。

監察。監察制度是我國古代吏治的重要組成部分,最高統治者經常派員在全國各地巡回監察地方官吏,接受人民的申控,它既具有監督功能,又具有救濟功能。監察制度的起源可以追溯到黃帝時代,據說那時就曾“置左右大監,監于萬國”。漢武帝時代建立了刺史制度,“刺史掌奉詔察州,以六條問事。一條,強宗豪右田宅逾制,以強凌弱,以眾暴寡。二條,二千石不奉詔書遵承典制,倍公向私,旁詔守利,侵漁百姓,聚斂為奸……”,這說明老百姓可以對官吏這六個方面的貪贓枉法、損害權益的情形向刺史控告,尋求救濟或保護。唐代繼承了漢代的六察制度,憲宗元和七年敕:“前后累降制敕,應諸道違法征科,及行政冤濫,皆委出使郎官御史訪察聞奏。”其中的“違法征科”“行政冤濫”主要是針對官吏違法行政、濫用權力、損害百姓正當權益的情形。   拿官。拿官是明太祖為了打擊貪贓枉法、濫用權力的貪官污吏,也為了保障人民的正當權益,專門給人民設立的一項特殊的救濟制度。他明確授權人民捉拿貪官害吏送懲:“今后所在有司官吏,若將刑名以是為非、以非為是,被冤枉者告及四鄰,旁入公門,將刑房該吏拿赴京來;若賦役不均,差貧賣富,將戶房該吏拿來;若保舉人材擾害于民,將吏房該吏拿來。”

古代“行政訴訟”的特征

古代的民告官制度與現代的行政訴訟有許多相通之處,其特征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。

“民本”思想是古代“行政訴訟”的理論基礎。民本思想是中華民族在治國安邦的實踐中形成的智慧結晶。它濫觴于殷周時代,興盛于春秋戰國時期,經由孔孟建構為較為完整的思想體系,成為儒家政治理論的基石,且在歷史上不斷豐富和發展,成為中國傳統文化中珍貴的歷史遺產。民本思想強調人民是國家和社會的根本,并把民心向背看作政治興衰的關鍵,主張國家以民為本,民貴君輕,王者應以民為天等。《尚書·五子之歌》云:“民可近,不可下;民為邦本,本固邦寧。”孟子明確主張“民為貴,社稷次之,君為輕”。

古代行政訴訟發揮了救濟百姓權益的功能。行政訴訟的基本功能是救濟當事人自身的權益,因此,與一般的檢舉控告不同,后者的直接目的是監督控制官吏,不見得與控告人自身利益有必然的利害關系,這也是行政訴訟與一般的對官吏監督制度的重大區別。

“民告官”案件通過訴訟程序解決。訴訟的程序特征是當事人雙方對抗,法官居中裁決,不同于一般的上下級的監督程序。古代民告官案件有多種多樣的方式,直訴、越訴、上訴不用說,屬于訴訟模式,有些看似不是訴訟程序,如“采風”“監察”,但實際上采用了當事人雙方對抗、法官居中裁決的模式,實質上具備了訴訟特征。如監察官在巡行時,平民通過攔車喊冤、投書揭發或告密、擊鼓申訴等方式反映情況,監察官受理后要調查取證,召集雙方質對證詞,而后作出處理,基本上按照訴訟程序處理。也正因為這一特征,其才能稱作訴訟制度。

責任編輯: 網宣部 朱風翔
六合彩六肖中特